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以铁担当硬作风推动高质量发展

《后来的我们》上演退票“大戏” 疑似空手套白狼?
2018-06-19 08:40 中国经营报
百度   联合调查组调查认定:安徽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管理薄弱,法律意识淡薄,片面追求经济利益,医院诊疗过程中存在违规代刷社保卡、虚增门诊人数、挂床住院、特殊病造假等违法违规行为。

  陈金 郭梦仪

  五一期间,多部国产电影同时上映,由刘若英导演的影片《后来的我们》票房一路领先,上映不到5天累计票房就突破了10亿元,并连续5天获得单日票房冠军。但就在4月28日上映当晚,该片被曝出出现大规模恶性退票情况。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走访多家影院调查发现,武汉万达影城江汉路悦荟广场店、大智路店、楚河汉街店均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有影城经理向记者表示:“此次事情影响很大,(影院)损失了很多钱,武汉地区损失了不止几十万。”

  在线购票服务平台猫眼作为《后来的我们》出品方与主发行方备受各方关注。4月29日同档期由徐峥主演的《幕后玩家》出品方发布了联合声明,建议探寻真实原因;另一部同期上映电影《尖叫直播》片方成都华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一工作人员在5月3日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目前已因不正当竞争案由对包括北京猫眼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猫眼’)在内的18家出品、发行方进行起诉。目前此案已由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

  几次变更说法惹关注

  据悉,《后来的我们》上映前便放出由五月天、田馥甄、陈奕迅等多位明星演唱主题曲,为影片热身。据猫眼专业版统计,《后来的我们》4月28日上映首日便获得了43.8%的排片占比,收获票房2.85亿元。

  但就在票房节节高升的当晚,微博知名电影博主@电影票房爆出几张聊天记录截图,其中有图片显示,武汉万达所有店共退4342张票。武汉万达的一家影城经理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上述数据接近真相数据,预售的时候一片看好,谁知道后来大规模退票,我们损失较大,领导也有点抱怨片方自己搞的营销。”但片方在4月30日发布声明,将全程关注事情进展,希望彻查到底,水落石出。

  值得注意的是,票务平台猫眼是本片的出品方之一与主发行方,这样的多重身份让猫眼难以从“恶意刷票”的质疑中自清,成为众矢之的。而自事件发生后,猫眼的说法不断发生着变化,让真相更加扑朔迷离。

  4月29日,猫眼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截至4月28日23点,猫眼平台疑似恶意刷票并退票数量约38万张,涉及票房约1300万,占影片当日总票房2.8亿元的4.6%。恶意刷票订单集中在19.9元等特惠票上。”同时,票务平台猫眼和淘票票也暂时关闭了退票功能。

  就在《声明》发布不久后,猫眼针对《后来的我们》退票事件再次发表声明,表示4月28日出现的退票订单中54%为用户正常改签行为,剩余的46%退票订单中有部分确定为恶意刷票,疑似黄牛行为。

  但上述武汉万达的一家影城经理对本报记者表示,黄牛已经不多了。

  “随着近年来电影票在线购票比例大幅提高,电影票领域的黄牛现象已经微乎其微,已绝不可能对某一部影片的售票产生重大影响。”随着事情的不断发酵,5月2日,同是在线票务平台的淘票票发表的说明也表达了类似观点。同时,淘票票坦言:“淘票票2018年的整体退票率是3.17%,《后来的我们》上映首日在淘票票平台的退票率为9.16%,远超同期上映其他影片以及日常退票率。整体改签率方面,淘票票2018年的整体改签率是0.63%,《后来的我们》上映首日的改签率为2.11%,超过日常改签率的3倍。从退票率和改签率来看,《后来的我们》的售票数据的确存在无法合理解释的异常。”

  随后的5月3日,猫眼召开媒体恳谈会,又一次改口称:“(猫眼)为电影院提供改签和退票两种服务,没有说46%都是黄牛,而是部分疑似黄牛。我们现在没有任何的笃定或者确定这是一个单一组织的黄牛行为,比如说某一个黄牛操纵了这个。但是大家也知道黄牛刷单,这些刷单行为是遍布在各个城市里的、一个网状的小颗粒组织行为。”虽然做出以上回答,但本报记者发现,这并不能完美解释有大规模退票的产生,也让真相更加扑朔迷离。

  退票“大戏” 或空手套白狼?

  一位曾在影城市场部工作的毛小姐(化名)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这次退票事件非常龌龊,以前都是花钱买票房,这次空手套白狼。不管是不是他们(猫眼)弄的,反正他们受益了。因为片子是他们家的,通过他们平台退票最多。而且预售票房这么高,后期一段时间内排片占比都会比较高,成功地绑架了五一档的排片,因为都售票了,排片无法更改,所以大众没得选,只能看这个。”

  五一档的这场“退票大戏”可以说是十分精彩,几部同档期上映影片,也都不同程度对此发出了质疑。

  影院建设顾问崔先生告诉本报记者:“对于同档期的影片来讲,肯定会有一种排片被挤压造成不公平待遇的感觉。 从两个角度来看:一方面,猫眼作为目前互联网售票平台的最大出口已经对影城产生了一种绑架,无论是否退票,排片都会被猫眼的活动影响。另一方面,如果一个片子的质量足够好,口碑足够强大,即使它没有任何票补或者是没有任何票务平台的支持,它的排片依旧会很高。”

  事实上,在国家电影局依据国家电影专资数据平台的数据对近几日退票信息进行分析后,初步认定影片《后来的我们》退票情况确有异常。并表示反对任何票房造假的行为,一旦发现查明将严肃处理。同时,受此次“退票事件”影响,同档期电影《幕后玩家》出品方于4月29日发布联合声明称,“建议各方咨询相关平台和出品发行方探寻真实原因。鼓励所有国产电影从业者遵守正常市场秩序,合理运用宣发动作。”作为票务平台的猫眼,是否应该加入出品和发行,又是否会扰乱市场平衡?对此5月3日下午猫眼娱乐COO康利在媒体恳谈会上回应《中国经营报》记者称:“当我们去做发行这件事情的时候很简单,我们认为我们具有的核心能力与一些优势,能够推动这个环节继续完善和发展,能比原有的模式、方法有一些新的创新。”

  但据《中国经营报》独家了解,《幕后玩家》的出品方北京海润影业股份有限公司和北京聚合影联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均向记者表示,此次“退票事件”对我们(幕后玩家)没什么影响。票房还是符合预期的,第一时间发声明主要是为了澄清一下。

  作为恶意退票嫌疑最大的猫眼,猫眼COO康利则表示:“猫眼真的有动机做这件事情吗?它在预售开始的时候就是一个压倒性的领先优势,不只是预售,它在整个宣传、营销的过程中,在各项营销指数上都是一骑绝尘的状态。没有理由为一千多万元的票房动手脚。”

  同档期上映的另一部电影《尖叫直播》则不这么认为,一纸诉状将猫眼在内的18家出品、发行方予以起诉。该方认为被告为了吸引大众观看自己的影片《后来的我们》,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和基本商业道德标准,通过被告猫眼票务平台炒热自己的电影,诱导全国各院线加大排片场次。《尖叫直播》方告诉本报记者:“他们(猫眼)把排片的市场都给占了,排不到我们的片子,观众找不到电影院来看我们的电影。这种事情完全是黑幕操作,他们刷票房对其他电影产生影响,我们对这种不公的事情就要提出来。”

  面对众多问题,退票数据“透明化”显得尤为重要。记者注意到,淘票票专业版和猫眼专业版几乎同时推出了可查看“退票率”等一系列的票房异动预警机制。上述影院建设顾问崔先生向本报记者坦言,中国的在线选座业务在全球范围内比较特殊,“在线选座票务平台发展的初期,大量的资本涌入导致9.9元、8.8元甚至零元购票的现象特别普遍,而对于影院端来讲,只能按照最低发行价去售卖,导致影院的自有会员体系和自有电商平台的不平衡,而且目前互联网在线选座的占比已经达到了人次的85%以上甚至更多,只有多方监管才能保证电影市场合理发展”。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

“掌”握科技鲜闻 (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

官方微博

新浪科技 新浪数码 新浪手机 科学探索 苹果汇 新浪众测

公众号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为你带来最新鲜的科技资讯

苹果汇

苹果汇为你带来最新鲜的苹果产品新闻

新浪众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

新浪探索

提供最新的科学家新闻,精彩的震撼图片